502、被迫观战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无论阿忽鲁如何懊悔都已经无济于事,因为这世上万事万物,唯有时间和生死无可逆转。更何况,若是退到几年前,即便是楚凌顶着拓跋兴业亲传弟子的身份,又有谁能想到她会成为如今的神佑公主?所以对阿忽鲁的懊悔,楚凌只是淡然地笑了笑,并不以为意。一边摩挲着手中的棋子,楚凌有些好奇地看着阿忽鲁道:“田亦轩出逃…应该,没有事先跟阿忽鲁大人商量吧?”

????阿忽鲁神色微沉,握着棋子正要落下的手停了下来,定定地望着楚凌。楚凌笑道:“很好猜啊,阿忽鲁大人怎么会看不出来,没有那些世家里应外合,区区几万貊族兵马对上天启禁军,其实根本没有什么胜算。更何况,几万兵马对天启来说不算什么,但是对貊族来说却不一样。这一次貊族兵马南渡,未必是真的想要攻打平京,最多…只是想要如果有机会的话捡个漏而已。如果没有机会,大军从灵苍江一路往上游直达润州,正好可以与润州驻军前后夹击靖北军和神佑军。不知本宫的猜测,对否?”阿忽鲁脸色越发难看起来,盯着楚凌的眼神有些阴沉,“公主果然…非常人也!”

????楚凌托着下巴,笑眯眯地道:“这倒不是我一个人想出来的。还要多亏了有人提醒我,阿忽鲁大人不是莽夫,贸然将几万兵马调离北晋,对貊族可不是什么小事。”天启禁军战力稍弱,但是人多啊。几万兵马的调动对整个天启禁军来说无关痛痒。但是貊族却不是,貊族这段时间本就折损严重,即便是这几年拓跋梁在竭尽全力的扩充兵马,貊族的人口却极大的限制了貊族兵马的数量。这跟沧云城和靖北军不一样,他们是养不起那么多兵马。而貊族人是有钱却没人。大家都不容易啊。

????阿忽鲁沉声道:“跟公主比起来,我不仅是莽夫,还愚不可及!”

????楚凌好心安慰道:“阿忽鲁大人也不必妄自菲薄,这大概是…谋士在人,成事在天?”

????阿忽鲁皱眉道:“公主这样的人,竟然也姓天命。”

????楚凌笑道:“啊,这话是对阿忽鲁大人说的。本宫相信,谋士在我,成事也在我!”

????阿忽鲁半晌不语,这样狂妄的话从这个女子口中说出来,竟然半点也没有让人感觉到突兀和违和。仿佛就是天经地义地一般。阿忽鲁心中突然升起了几分悲凉,有这样一个对手,陛下…貊族,以后到底会走向何方?貊族入主中原还不到二十年,统一天下更是遥不可及。会不会有一天…耗费了无数貊族将士性命而得来的一切,又将会以无数貊族将士的性命为代价仓皇而去?阿忽鲁绝不想看到这样的结局,但是他却毫无办法。

????小阁外的城楼上,一群穿着锦衣华服的权贵们三三两两的聚集在一起,交头接耳的议论着。

????“公主这到底是想要做什么啊?”有人忍不住问道。

????他身边的人摇头道:“公主行事素来出人意料,谁知道要做什么?你们看,这不是连襄国公府的人都来了么?”襄国公很给外甥女面子,公主要求从四品以上官员全部前来城楼观战,可以带家属,于是襄国公便将府中的家眷都带来了,除了几个年纪是在太小的孙辈。至于别的官员,除了一些武将家中胆子大的姑娘公子来了,倒是没有人有兴趣再来围观。

????“别担心,公主总不能害自己的亲舅舅吧?咦…那些是……”众人扭头看去,就看到一大群穿着儒生服饰的青年走了上来,这些人身上的衣服都是一样的,显然是从同一个地方出来的。

????“国子监的学生。”有人惊讶地道。

????这些读书人显然也不是自发前来的,因为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明显带着几分异族血统的美丽女子。那些读书人跟在她身后,脸上都带着几分怒意,却不知道为什么并没有发作。那女子将人带到城楼上,交给了驻守城楼的将领之后便转身朝着神佑公主所在的小阁而去了。

????貊族人并没有所有人以为的那么快到来,一直等到了傍晚快要日落西山了还不见踪影。只有探查消息的斥候时不时来抱貊族人已经在多少里外与天启禁军遭遇,貊族人距离平京又还有多少里等等。按理说区区几十里的路程,以貊族骑兵的速度在就该到了,如今还没有到显然是被城外的禁军给拖住了脚步。

????楚凌和阿忽鲁一盘棋一直下到了傍晚,最终还是楚凌险胜了一局。棋局输了,阿忽鲁却没有太大的反应。在他落入神佑公主的手中的时候他就已经想过自己的结局了。身为北晋丞相,他并不惧怕死亡,他只是不甘心而已。

????楚凌将棋子慢悠悠地收回了棋盒,有些漫不经心地道:“可真慢啊。”

????坐在一边的晚风笑道:“公主,说不定压根就打不到城楼下呢。”毕竟,沧云城主,还有冯铮和萧艨亲自出马,兵马也多余对方的情况下,未必就一定会让貊族人走到平京皇城脚下。楚凌有些苦恼,“那可不成,今儿特意请这么多人来观战,看不成岂不是白来了。”

????晚风有些同情外面的那些人,如今这天启还算不上很冷,但是倒是傍晚日落之后却也开始降温了。而且这一整天都待在城楼上,吃的是寻常将士的伙食,对于这些养尊处优的官老爷们来说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或许结局和公主猜测的正好相反呢。”阿忽鲁冷冷道。

????楚凌笑道:“大人竟然对貊族骑兵如此信心百倍么?”

????阿忽鲁不语,他并不是看不清楚行事的人,自然知道如今貊族骑兵与天启禁军交手只怕没有多少胜算。哪怕就是勉强胜了,有有什么用处?除非能用最快的速度占领平京,否则无论他们杀了多少禁军,天启人都可以用更快的速度补充更多的兵马。

????“田亦轩!”原本没有他的命令,貊族兵马是不会擅自行动的。但是现在…既然动了自然就是从天牢里逃出去的田亦轩做了什么让领兵的将领相信他的事情。阿忽鲁想到自己的随身之物全部都被天启人搜走了,但是…真正能认得出来哪一个是可以调动兵马的,以及调动兵马必要程序却只有田亦轩知道。

????“你是故意放走田亦轩的!”阿忽鲁沉声道。

????楚凌微微勾唇一笑,“倒也不算故意,毕竟故意放走人很容易引人怀疑的。我只是…在他逃出去之前跟他聊了聊,在他逃出去之后找人跟他做了个交易而已。大人,比起貊族人和大人的命,田大人显然是更爱惜自己的命。”

????“天启人卑鄙无耻,在下见识过了!”阿忽鲁沉声道,“田亦轩就算回到平京,陛下也不会放过他的!”无论田亦轩有什么借口,这次的计划失败都是大罪。

????楚凌道:“我只保证不在天启境内为难他,可没有保证为他善后。不过田大人既然那么爽快答应了我的条件,想必后面的路他也早就心里有数了吧。”从头到尾,楚凌都没有打算拉拢过田家。田家跟他们不是一路人,早在貊族入关之前田家就已经投靠了貊族人。貊族入关那么顺利,田家也是出了大力的。所以田家才能在貊族人当政的北晋依然权势显赫。这样的人,又怎么可能真正投靠天启?就算他们愿意,楚凌也不打算要。

????“来了!”站在另一边窗口沉默地听着他们说话的夏月庭突然开口道。

????小阁中的众人立刻朝着窗外望去,果然听到远远地传来千军万马踩踏地面的声音,甚至震得地面都轰轰作响。楚凌侧耳仔细倾听,突然咦了一声。众人纷纷看向她,“公主,怎么了?”

????楚凌挑眉道:“声音有些乱,不像是在行军……”更像是在溃逃。

????说话间,前方路的尽头出现了滚滚烟尘。无数的貊族启禀举着兵器,策马朝着城门地方向狂奔而来。他们的阵容并不整齐,只是竭尽全力地向前冲来,仿佛想要一举冲入城中一般。小阁外已经响起了一阵惊呼声,有人高声叫道:“快!关城门!关城门!”

????还有人忍不住想要往城楼下冲,却被守在出口的将士手中的刀给吓了回来。有人忍不住破口大骂,有人忍不住仰天大哭一时间倒是比城外还要热闹了。

????阿忽鲁看着这一幕,忍不住冷笑,“这样的人,这样的朝廷,公主还要守着他们?我貊族男儿,若是遇到这种情况,只会拿起手中的刀跟敌人拼了,断然不会如此窝囊!”

????楚凌有些无奈地叹气道:“确实是个问题,不过…大人可知道天启有多少人?”

????阿忽鲁不答,楚凌道:“所以,他们窝囊对貊族只有好处。”

????城楼上战鼓声咚咚咚地响起,每一声都仿佛震得人心里也咚咚作响。一个穿着战甲身披战袍的年轻人从另一头快步走过来,厉声道:“都闭嘴!准备迎战守城!”

????“是冯思北?”晚风一怔,楚凌也有些意外,“他不是在宫里么?”

????外面有人匆匆进来,禀告道:“启禀公主,陛下来了。”

????说话间,永嘉帝已经被人扶着走了进来,身边还跟着长生和肖嫣儿。楚凌微微眯眼,弹指在阿忽鲁身上点了几下,笑道:“大人,委屈你了。”

????阿忽鲁漠然不语,楚凌站起身来迎向了永嘉帝,“父皇,您怎么来了?”

????永嘉帝道:“听说你将朝中官员都带上城楼了,朕也过来看看。”楚凌扶着永嘉帝在一边坐了下来,道:“晚上城楼上风大,父皇小心着凉。”永嘉帝摇摇头笑道:“无妨,朕穿得多,带着太医呢。”楚凌这才点点头扭头看向长生,“长生,怕不怕?”长生摇摇头,脆声道:“不怕。”

????楚凌抬手揉了揉他的小脑袋道:“不怕就好,跟着晚风姐姐和嫣儿姐姐,他们会照顾你的。”长生也知道这会儿事情多,认真地点了点头。

????永嘉帝看了一眼如木头桩子一般坐在窗口的阿忽鲁,倒是没有说话。他本就对朝堂上的事情兴趣不大,如今精神不济就更不想管。既然托付给了女儿,他自然相信女儿的行事和能力。

????他们说话的间歇,貊族骑兵已经冲到了城楼下开始疯狂的攻城了。这些貊族人似乎格外的拼命,一到城楼下连休整一番都不曾就直接攻城了。城楼上的将领已经开始指挥着将士守城,一时间杀声四起还伴随着城楼上此起彼伏的惊呼声。

????平京的城楼不比上京,并不算高大巩固。所幸貊族人都是骑兵也并没有大型的攻城器械。但饶是如此,貊族人悍不畏死的状态也依然让守城的将士压力极大。有一两次甚至险些让貊族人顺着云梯爬上了城楼。

????“怎么回事?貊族人怎么这么猛?”晚风忍不住皱眉道。她常年行走在灵苍江上三教九流都有结交,对貊族人也还是有几分了解的。这些貊族人不仅是精锐,而且这状态也着实是有些凶悍。这种情况下,这些貊族骑兵比起攻城其实撤退是更好的选择。他们想要撤退的话,禁军未必能拦得住他们。他们却选择了在这个时候疯狂攻城,要知道现在平京皇城里虽然没有多少兵马,但是城外至少还有十万兵马呢。一旦那些兵马围上来了,这些貊族骑兵只怕是插翅难逃。

????楚凌微微勾唇,轻声笑道:“后路被人斩断了,除了拼命还能如何?”

????众人纷纷看向楚凌,夏月庭犹豫了一下道:“公主是说…有人拦住了那些貊族骑兵北归的路?”说罢也不由吸了口冷气,这是铁了心要将这些貊族人都留在江南啊。

????楚凌笑道:“不然呢。看他们方才的来势,应当已经跟人交过手了。发现形势不利于自己还不跑,自然是因为跑不掉了。”

????晚风眨了眨眼睛,“公主,萧将军他们…应该很快就能回来了吧?”

????楚凌耸耸肩笑道:“这个…我怎么知道?我看这下面的兵马不足四万,说不定被人绊住了。”

????“……”皇城里的守军都被带走了。现在城中的守军也不足四万啊。